<dt id="20bbx2"></dt><acronym id="20bbx2"></acronym><legend id="20bbx2"></legend><big id="20bbx2"></big>
              1. 说的是唐朝的某一年的重阳节后的某一天,大唐第五高级诗词学院的元稹元老师闲来无事,随便走走,来到一处农家小院,庄主姓陶,自称是靖节先生陶渊明的后人,此庄便唤做陶家庄了。隔着东篱,元老师看到秋菊满院,喜欢得弗得了,便看得呆了,以至于太阳西沉了都弗晓得。

                大唐TV的记者问:"元老师,侬做啥如此着迷地偏爱菊花呢?"

                元老师被问得有点弗好意思,红着脸解释道:"哪呀,菊花在百花之中是最后凋谢的,一旦菊花谢尽,便弗得花景可赏哉,阿拉当然把爱花之情都集中到菊花上来,晓得弗拉"。

                回到家后,元老师便将今日之事写成《菊花》诗:

                "秋丛绕舍似陶家,

                遍绕篱边日渐斜。

                不是花中偏爱菊,

                此花开尽更无花。"

                写完后便发在朋友圈。

                话音刚落,被同事樊川居士杜牧杜老师看到了,杜老师思忖道,我这几十年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钓个鱼啥的,天天路过陶家庄,然后到江滩上静静的垂纶,亲眼所见菊花差不多开完了,孤舟寒水之畔,接天芦花接着开呀,怎么能说"此花开尽更无花"呢?

                于是杜老师也写了几句评论发在元老师的帖子后:

                "芦花深泽静垂纶,

                月夕烟朝几十春。

                自说孤舟寒水畔,

                不曾逢著独醒人。"

                香山居士白居易白老师向来喜欢热闹,一看元老师和杜老师在讨论"菊花之后究竟有没有花了"这个问题,立即也写了几句发了过去。

                "江柳影寒新雨地,

                塞鸿声急欲霜天。

                愁君独向沙头宿,

                水绕芦花月满船。"

                说的是,寒江边柳树叶落,霜天外哀鸿急飞,陶家庄的秋菊落英满地,只有数杆芦花飘零在一江寒水之中。

                言下之意是菊花芦花谁先谁后,你懂的。

                自号少陵野老的杜甫杜工部刚在草堂用罢晚餐,拿起手机,随便翻看,看到此事,不禁失笑。评论道:

                "时清关失险,

                世乱戟如林。

                去矣英雄事,

                荒哉割据心。

                芦花留客晚,

                枫树坐猿深。

                疲苶烦亲故,

                诸侯数赐金。"

                心想,你俩累不累呀,有这功夫关心关心国是,多挣两个辛苦忙您,将草堂翻建成别墅多好。

                不过杜工部在"芦花留客晚"这句中,也言明芦花开得更晚一些。

                自号衡岳沙门的齐己齐老师,也喜欢饭后流览朋友圈,顺带点个赞啥的。看到元老师撩事,觉得有趣。心想洒家自幼家贫,六、七岁时父母相继去世,靠替寺院牧牛度日。幸衡岳道林寺方丈见我可怜,收留了我,又教我放牛之余取竹枝画牛背为小诗。在庐山东林寺出家后,云游四方。

                齐老师就是一个农村娃,成年后走四方,什么鸟叫没听过?什么花开没见过?

                所以"菊花之后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花了",早心知肚明,只是碍于同事之情面,不便说破。但还是忍不住加注了评论:

                "澹荡光中翡翠飞,

                田田初出柳丝丝。

                吟沿绿岛时逢鹤,

                醉泛清波或见龟。

                七泽钓师应识我,

                中原逐鹿不知谁。

                秋风水寺僧相近,

                一径芦花到竹篱。"

                意思是,我齐老师整天闲游,在附近七个鱼塘钓鱼的师傅没有不认识我的,连他们都知道这一路的芦花走过去,就可以直接到达陶家庄,你可以问一下钓鱼师傅,这个时段陶家庄哪里还有菊花的影子?

                齐己齐老师知道元老师脸皮薄,发完评论后便觉得还是安慰安慰元老师那脆弱的小心脏,便接着又发了一个评论:

                "野癖虽相似,

                生涯即不同。

                红霞禅石上,

                明月钓船中。

                醉倒芦花白,

                吟缘蓼岸红。

                相思何以寄,

                吾道本空空。"

                说的是我们俩知根知底,兴趣基本相同,只是我出身卑微,您出身豪门。一个苦行,一个悠闲。英雄不问出处,喝醉的时候大家都一样地醉卧,只不过您是卧在秋菊丛中,洒家卧在白茫茫的的芦花下面。

                悄悄地告诉元老师,您肯定是比洒家先醉的。

                戎昱戎老师坐不住了,想在元老师与齐老师之间和和稀泥,便说道:

                "登高上山上,

                高处更堪愁。

                野菊他乡酒,

                芦花满眼秋。

                风烟连楚郡,

                兄弟客荆州。

                早晚朝天去,

                亲随定远侯。"

                意思是这个月绩效又基本被扣光,只能野菊佐酒,芦花充饥了。您二位兄台无论去淮安旅游,还是去荆川消遣,到时候别忘了喊上我一块去呀,我好搭个迪迪顺风车。

                这下一来朋友圈可热闹了,文明先生司空曙老师也随风而入,发表评论:

                "钓罢归来不系船,

                江村月落正堪眠。

                纵然一夜风吹去,

                只在芦花浅水边。"

                说的是,我刚垂钓回家,就看到各位兄台这么热闹。忽然想起小船没系上,无所谓啦。

                残月西沉,寒风渐起,芦花水浅,小舟飘摇,你们继续讨论吧,我正好先洗洗睡了。

                来自安徽和县乌江镇的张籍张老师对"菊花开完什么接着开"的问题并不感兴趣,只是看别人那么起劲,自己一直潜水也不对,于是便不疼不痒地附和几句:

                "晚景寒鸦集,

                秋声旅雁归。

                水光浮日去,

                霞彩映江飞。

                洲白芦花吐,

                园红柿叶稀。

                长沙卑湿地,

                九月未成衣。"

                意思是寒鸦秋雁,浮日霞飞,芦白柿红,小日子过得不卑不亢,只是有这闲工夫,还不如上京东商城淘件打九折的秋裤穿上得了,顺便关心一下强东在美国惹的事进展如何。

                青莲居士李白李老师,仙风道骨,宁可对影成三人,也从不参与这些花事之争,在朋友圈每每潜在深海之中,不用定海神针搅动,绝不冒泡。但今天李老师高兴,斗酒十千怡情养性之后,觉着话题有趣,便乘着酒兴,当空一喝道:

                "湖与元气连,

                风波浩难止。

                天外贾客归,

                云间片帆起。

                龟游莲叶上,

                鸟宿芦花里。

                少女棹轻舟,

                歌声逐流水。"

                意思是大风起兮云飞扬,湖水涌兮浪翻天。有朋自远方来,无风顺白云边。烦什么乌龟翠鸟谁更绿?烦什么菊花芦花谁先开?你们哥几个要是没什么事,明天我请你们伴我千里江陵一日还,来一次就走就走的旅行。哦,顺便告诉哥几个,划船的可是美女哦,歌儿唱得也挺好。

                来不来?留个言吧。

                (照片拍摄自江北新区青奥体育公园)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