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zqiz1n"></optgroup><dl id="zqiz1n"></dl>
        • <center id="nvwrbf"></center><select id="nvwrbf"></select><sup id="nvwrbf"></sup><strike id="nvwrbf"></strike>
          1. 闭上眼睛,我就想念雪了
            我想念那些细碎的颗粒
            落满了我的头发。我想念它们的温度
            在发间蠕动
            然后像一条河
            沿着我的眉心,慢慢流下来 


            想念雪了。在南方温暖的冬夜
            仰望星空
            我想象雪,就是那些清晰的星星
            在我的头顶上方闪着光芒
            它们忽远忽近
            有些温暖
            也有些冒着寒气 

            选自《草堂》2018年第9期, 四川文艺出版社。

            庞白,原名庞华坚,居广西北海市,出版有诗集《天边:世间的事》《水星街24号》等个人作品集五部。中国作协会员,广西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北海作协副主席。
            太多想念,止于唇齿,掩于寒冬。

            天气渐寒,和以往一样,人们都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心中免不了流露出一丝念头,今年冬天到底会不会落雪呢?
            虽说雪是冬日独有的犒赏,可它总是捉摸不定,甚至时常缺席。很多时候,越是得不到的,反倒会越思念。

            呼吸你,触摸你,品尝你,不比
            从前更了解你,只有当我
            开始感到失落时我才
            认识你,当你已经成为我心目中的
            一半记忆一半距离时
            我才学会思念你
            ——《青春》W.S.默温

            面对无雪的冬日,人们看似哀叹着“落空”的失望,心里却是千百次“向好”的彩排。
            因为想念的缘故,情绪便会潜入梦乡,即便人已入睡心却醒着。

            闭上眼睛,我就想念雪了
            我想念那些细碎的颗粒
            当雪不仅仅是雪,而是被你我附上特殊意义的时候,它一定是被期待的。多想让冬雪,一浇心中的块垒,并私藏内心对春日的告白。

            无独有偶,作家迟子建也曾做过下雪的梦:不论什么季节,我都要做关于雪花的梦,哪怕窗外是一派鸟语花香。看来环绕着我的,注定是一个清凉而又忧伤、浪漫而又寒冷的世界。我心有所动,迫切地想在白纸上写下一行字:我的世界下雪了。
            雪落的时刻, 只想悄悄地在你耳边说:“我的世界下雪了, 多想和你并肩走着, 一直到白头。”

            说起浪漫的“情话”,便想到林清玄先生书写的故事:传说在北极的人,每每开口说话就会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遇到谈情说爱时,就要用心酿造气氛,先用情诗情词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

            想念着一场雪,而你是我所有的雪花。
              读/安  图/网络 
            文自读书(节选)/肖尧










            展开阅读全文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