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东国家约旦,面积不大,自然资源极度匮乏,但是教育和医疗在阿拉伯国家中确实首屈一指的,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和绮丽的风光。

                中东地区多年的战乱和此起彼伏的阿拉伯革命似乎都没能影响到它的祥和与宁静。安曼的傍晚时分,清真寺照例响起充满沧桑而神秘的祷告声。

                建筑在7座小山岗上组成的首都安曼,街道随着山势蜿蜒起伏,街道两边式样各异的楼房从山下到山上整齐地排列着,大多数房屋的墙壁用当地特产的白石垒成或装饰,显得分外洁净。

                追溯历史,安曼一直受外来文化影响,从安曼老城废墟上可以解读它身上的更多密码。安曼是一座著名的西亚古城,早在3000多年以前,安曼便是一个小王国的首都。当时叫做拉巴斯安曼。

                城堡山是安曼的制高点,这里曾经是安曼最初的要塞,在历史上举足轻重。登上山顶,整个安曼市区尽收眼底,山城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的白色建筑展开在眼前,清真寺埋藏在密集的建筑群里,宣礼塔高高耸起,夕阳下,阳光把白城染成橙黄色,雄伟壮观的古罗马剧场,如同半个圆环镶嵌在城市中。

                城堡山的古遗迹虽经历了1300多年,但残存的建筑如今仍能显示出当时阿拉伯建筑的风格。从城堡山上望去古罗马时期的剧场遗址赫然在目,一墙一瓦仿佛在诉说这座城市曾在岁月的漫漫长河中经历的劫难与繁华。

                望着那些残损的大型建筑构件,望着在遗址中来去匆匆的游客,真的会感到历史的某个片段,瞬间凝固在了这里,千年不变,也是因为这种凝固,才得以看到它的曾经以往。

                在城堡山周围,用大块石头建成了方形、长方形或圆形的要塞或了望塔,昔日城堡,现在都已经剩下断壁残垣。一切的辉煌都成为过去,只有巨大的罗马石柱高高耸立在安曼山上,讲述着这里的故事。

                安曼大街上行人的服饰五光十色。最引人注目的是当地贝都印族人的装束,他们头裹红方格布头巾,身穿黑色袍子,这个部落的人体格魁梧,性情淳朴。这些人同当地那些穿现代西装的青年人相比,感到他们之间犹如相差了几个世纪。


                入住约旦安曼JerusalemHotel。夜幕下,宣礼塔亮起幽绿的灯光,伴着一牙弯弯新月。恍惚中,窗外传来诵经声,温厚、悠扬、富有穿透力,这是穆斯林国度。

                偶遇穆斯林婚礼。喜欢星星月亮的阿拉伯人,认为夜晚才是最美好的时光。在遥远的地方,如果有这样一位美丽新娘,我愿挥着细细的皮鞭陪她去放羊。

                约旦第二大城市马达巴已有3500多年历史,是世界上马赛克制品种类最多的城市,有众多历史悠久的马赛克镶嵌画散落在教堂里和民居中。

                而使马达巴声名远扬的,却是一副华丽而生动的十六世纪拜占庭式残缺的马赛克《圣城地图》,它以超过二百万块各种色彩的碎石镶嵌而成,展示了耶路撒冷和其他圣地。

                尼伯山曾是犹太人先知摩西率犹太人出埃及后辗转来到的地方,摩西时代的遗迹已荡然无存。只有一间公元4世纪建造的小教堂,旁边矗立着巨大的象征摩西神杖的钢制盘蛇十字架,是1984 年意大利佛罗伦萨人吉安尼· 凡陶尼竖立的。而如今大多的约旦人却信奉伊斯兰教,而且还有教皇保罗二世的到访,突然觉得原来穆斯林可以这么包容。

                死海海拔负422米是世界最低点,位于约旦和巴勒斯坦之间,是因为约旦河水注入而没有流出,水分被阳光暴晒而蒸发,盐分和矿物质留存水分,浓度越来越高而形成,死海没有鱼类。

                死海的魅力,是很难用文字描述的,身临其境才能略见一斑。湛蓝色的海水轻歌曼舞而来,婆娑的样子,好似绿面蓝底的长衫,不知不觉间,勾勒出低眉横卧的画面。就这样,以一朵素莲的模样,含苞待放。

                即使在约旦这个以圣地著称的国家,杰拉什也是出类拔萃的。它是罗马之外,世界上最大的、保护最完好的古罗马城市。

                去过希腊,曾为雅典卫城的恢宏壮观而倾倒。当来到古城杰拉什,才明白为何它自诩为罗马之外的罗马。

                面对着满目的断壁残垣,一片顽强地屹立着的石柱,仍然能够强烈地感受到当年罗马帝国那气势非凡的宏大与壮观,曾经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其版图横跨欧、亚、非三洲,使地中海成了它的内海。其时的杰拉什成为古罗马帝国的重镇,当年罗马军队就是从这里出发,向西征服了叙利亚。

                这里至今依然完好保留有罗马时代的神庙、剧场、凯旋门、马厩等等,杰拉什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几千年前。

                穿过哈德良凯旋门,沿着步道缓慢前行,就算正式进入了古城。不远的山丘旁,是一座剧场。坐在剧场的最高处,看着空灵的舞台,那些历史剧目中曾经的主角或主宰似乎在眼前依次粉墨登场,又迅速退出。

                杰拉什城内有保存完好的哈德良凯旋门、耸立于山顶的宙斯神庙、气势恢弘的月神阿耳忒弥斯神庙、古希腊竞技场、富丽堂皇的椭圆形广场、如队列般整齐的科林斯式石柱组成的列柱大街。

                杰拉什最荡气回肠的建筑,非阿耳忒弥斯神庙莫属。残存的建筑仿佛破败的废墟,充满沧桑感。神庙外的11根柯林斯石柱气势恢宏,两千多年来它们一直矗立在神庙外,从来不曾倒下。

                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借了阿耳忒弥斯的庇护?抬头向石柱顶端望去,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柱头上,石柱显得愈发宏伟。而神庙的台阶旁,一位卖小商品的老人,宠辱不惊地站在那里,这是一幅奇妙的画卷。

                如今展现在眼前的杰拉什古城,是一片废墟。这片废墟将数千年的历史呈现在面前,将数千年的功业呈现在面前。两河流域文明和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已经湮灭,用石头建造的、代表其辉煌文明成就的,就是这片废墟。废墟上,经历了千年风雨侵蚀的建筑构件仍静静地躺在草丛中,无声的述说着曾经辉煌的过去。

                随着古罗马帝国的消亡,杰拉什开始陨落。其后拜占庭帝国的兴起、波斯人入侵和王朝的更迭,杰拉什又经几度盛衰。杰拉什几次强烈地震使许多建筑毁于一旦。具有悠久历史的杰拉什销声匿迹了,曾经繁华一时的杰拉什城被沙土淹没,直到1806年才被德国旅行家欧里赫发现.....

                在时间面前,有谁是永恒的主角呢?无疑,是这些被赋予了故事的石头。走在古老的石板路上,看着这些雕工精美的石柱,听自己的脚步声在石柱间回荡,仿佛听到当年熙熙攘攘、看到当年的车水马龙……

                蛇道赛格小道是佩特拉的门户,实际上是一条长一公里、高达近百米的岩石裂缝。令人不能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同时羡慕佩特拉人的好运,竟然可以找到这样一个天然的庇护所。

                在罗马时期,小道曾经热闹非凡,来往的商旅都把佩特拉作为中途休息和贸易的地点。小道时宽时窄,曾经平整的石砌路面现在布满砾石,崎岖不平,只留下部分残段,两侧笔直的峭壁几乎在头顶碰在一起,现在的小道幽暗寂静,不复昔日繁华。

                蛇道内留有不少遗迹,还可时不时的见到嵌在岩石上的壁龛。几棵果实累累的无花果树,让人惊讶它的生命力。

                蛇道时宽时窄,突然峡谷开口处明朗起来,一曲悠扬委婉的乐曲,从远处飘来,有些朦胧地在蛇道中游移,随着音乐声的清晰,卡兹尼神殿出现在眼前,这空谷回荡的音乐,悠扬得有些伤感,委婉得有些哀怨,空灵得有些神秘。

                佩特拉的盛宴,就以这样一种突如其来的方式呈现在眼前,这座卡兹尼神殿是纳巴特王国阿尔塔斯三世国王的陵墓,直接在红砂岩山壁上开凿已有两千的历史。

                凄迷的琴声在峡谷中回荡,仿佛诉说着佩特拉古城的营造者纳巴特人的历史,恍惚让人置身于那消失了的纳巴特人的王国里。

                哒哒的马蹄声,从身边划过,回荡在佩特拉的峡谷之中。这是一段让人回味历史的峡谷。在海拔1000米的沙漠之中,穿行于这座在岩石上硬生生地被雕琢出的、神秘而充满传奇的城市佩特拉,这段旅程永远充满谜一般的色彩。

                约旦,这个美丽而宁静的国度或许很少获得的关注,但无论如何,它的神秘与优雅都将吸引着世人的目光,向着中东的方向,翘首。

              展开阅读全文